駐站名家 第三篇 — 王宏任

09 / 06 . 2022
字級:

 

-世界一流的科技企業老總變身攝影網紅
-本次駐站名家邀請到前臺灣惠普總經理 王宏任
-來聽聽他用手機拍出好看人像的秘訣
-從底片到數位,從地上的相機到空中的無人機
-透過攝影的時代變遷,看看科技演變為產業、生活帶來的創新與改變

科技人的攝影視角 – 王宏任用無人機實現美麗境界
科技老總王宏任26年的職涯,經歷IBM、HP、APPLE、NTT等世界一流的科技企業,彷彿見證臺灣科技產品的流行史,從第一代個人電腦、週邊設備、數位相機到各式商業電腦、網路通訊、雲端系統,他引進各式ICT產品進入臺灣並負責行銷和服務,都交出亮眼成績。10年前,王宏任從臺灣惠普總經理一職退休,毅然追逐年少時的喜好—旅行和攝影。從青年到中年,他的攝影史見證了科技變遷。1980年代初期,王宏任還是大學生,因為熱愛攝影,寒暑假就到旅行社打工,幫來臺旅遊的外國人隨團拍照,每個月要近百捲底片,在攝影尚未數位化的年代,這個數字十分驚人。

科技便利按快門不再講究美感
「現在1千張算什麼,網紅或KOL一天就能拍掉1千張。我出國旅行一趟也拍攝了1TB檔案。」王宏任說,手機取代相機,記憶體取代了底片。30年前,一部商用電腦400MB的硬碟,要價300萬元,如今4TB的硬碟只要3千元,相差一百萬倍。科技的便利,讓大家不假思索拿起手機就拍,快門還沒按已經知道相片長什麼樣;「你有沒有發現,用手機幫人拍照,愈拍人緣愈差,因為毫不講究,用眼睛高度拍人像,就算黃金比例也被拍成五短身材。」
王宏任分享拍照秘訣:「要用『心』看人」,多數人拿起手機放在眼睛高度就拍照,錯誤的相對位置,手機的廣角會讓人變矮小;他建議,拍照的人應該要把手機放在胸前心口處,靜心觀察被攝者,角度一改變,才會讓不平凡的角度,拍出不平凡的照片。
王宏任說,科技應該被用來提昇真善美,而不是讓拍照變成一種形式。過去十年,他不僅上山下海到世界各個角落拍照,在臉書上分享,同時也開攝影展、辦工作坊,教大家好好利用手機,重新拾回攝影的美好。他選在疫情爆發之初,出版了「旅人心語」攝影筆記本,迄今已多次再版達七千本,在景氣低迷下締造了出版業的奇蹟。

重拾攝影夢無人機助攻
「按快門的過程,和很多藝術創作一樣,其實很療癒,就像畫一幅畫,構圖、光影、元素、色彩,先在腦中交會激盪,再享受畫面帶來的感動。」從美麗寧靜的台灣花東縱谷、中國西藏、西域新疆、秘魯安地斯山的羊群、到冰島海岸峭壁上的愛情鳥海鸚、北海道的丹頂鶴,王宏任鏡頭下記錄的震撼,把大自然的生命奇觀化為永恒。
前臺灣惠普總經理王宏任是科技愛用者,在蘋果公司任職期間,他賣出國內第一部消費型數位相機,當時數位相機堪稱劃時代的創新,顛覆傳統相機;而如今,無人機科技問世,數位相機一舉突破空間限制,大幅降低高空拍照的門檻。回看這數十年的科技產業變遷,王宏任認為,科技能讓想像成真,讓生命更美好!
善用科技而不為科技所役,王宏任的攝影作品中,有許多大山大海的壯濶,借重了無人機科技。他觀察到無人機的功能在電力、導航、拍攝及錄影和圖傳等各方面均已成熟,從2018年開始使用,第一次國外拍攝是在斯洛維尼亞的布萊德湖,「那是日出時分,湖心島上有座教堂,我把無人機從湖畔旅館的陽台飛出去,拍到了仙境般的晨霧畫面。」王宏任說,森林、湖泊、峽谷、瀑布、山峰、高原和冰河,無人機都能提供更多視角及彈性,例如跨越多座山脈的雄偉視野、可捕捉無法想像的壯觀畫面、還有森林靜謐深處的奧秘,這些以往記錄不到的珍貴影像,都能即時捕捉並保留。

救援_抗風雨探勘_實境遊戲
曾經身為科技產業總舵手,王宏任分析了無人機目前的應用,主要有三類:軍用、產業用、個人用途;「就像以往的PC,一旦具備成熟的運算速度、高容量儲存、高解析螢幕和無線通訊等基本功能之後,各種應用就會開始發展;無人機也是如此,其晶片、飛控、雷達、導航、圖傳、電池等關鍵元件已臻成熟,可變身成各種造型和應用會飛的電腦、而且是整合5G及AI而具有感官系統的飛行電器用品。」
王宏任舉例,山難求救者只要發出座標訊號,救援無人機可在第一時間迅速抵達,遞送救援物品;也可讓無人機擔任空中警察指揮交通,空中保全監視安全,空中運輸和視覺創作其他包括工研院研發的農用高負重無人機可協助採收、遠洋無人機抗七級風雨助漁民探勘、5G混合實境無人機用於遊戲競賽、無污染的氫燃料電池無人機可進行高山/離島救援……等,都是現階段積極發展的應用。
但他認為,無人機未來還有更多想像空間,「想像飛機尚未出現之前,人類能想到一件金屬容器載著幾百人在天上飛嗎?掃地機器人居然可負責清理家裡各個角落?想像現在使用的工具都會飛…」王宏任說,不止無人機,隨著科技的發展,未來肯定有更多更多讓人驚奇的全新應用,百花齊放,他希望這些科技寶藏,都能被善用而非濫用,讓生命變得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