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站名家第二篇 — 數位轉型學院共同創辦人暨院長詹文男

06 / 20 . 2022
字級:

 

他是被產業分析耽誤的綜藝主持人,更是臺灣數位轉型的三十年志工!

他說學逗唱,用簡單的「叫化李」概念,讓台下的企業老闆秒懂「數位轉型」,又為什麼值得做。

一起來看看艱澀的「數位轉型」,在數位轉型學院共同創辦人暨院長、資策會資深顧問詹文男的詮釋下,如何生動又深入淺出!

 

「大學每年寒暑假,我都在「快樂兒童中心」及「救國團」帶活動、當志工,對象是貧困家庭的孩童,所以很早就學習用淺顯易懂的方式去跟人溝通。」念電機系出身的詹文男,專長是高科技產業顧問服務,在資策會一待就是三十年,每天面對的都是硬梆梆的產業趨勢和政策。他笑說,愈是難懂的題目,愈要用輕鬆的方式表達,他曾經主持一場晚會,台下觀眾跑來跟他說:「如果你當年出道,今天就沒有胡瓜!」

如今已在各行各業全面啟動的「數位轉型」,三十年前詹文男進入資策會服務時,資策會便已開始推動,因此累積了無數的經驗,讓他化繁為簡,談笑間就讓數位轉型深植人心。「我常用行銷學上的『叫化李』案例,讓企業老闆了解什麼叫做『轉型』。」

詹文男說,有個乞丐為了增加收入,做了一個「叫化李」的牌子,擺在地上,路人一眼就看得見,這就是品牌的打造。接著,為了在經營策略上有所差異,叫化李在牌子上加註:只接受5元的施捨;有人扔了10元在碗裡,他還堅持退還5元。這麼有個性的作法,讓大家口耳相傳,乞討的生意蒸蒸日上,便在其他城市開了分店。此時叫化李已不再是乞討事業,從『引人同情』的訴求,轉型走向『娛樂大眾』。

「聽完這個例子,企業主一下就領悟整套行銷理念,接著再來溝通數位轉型的重要性,就比較簡單。」詹文男說,現在大家熟知的數位轉型三部曲:數位化、數位優化、數位轉型,也都有非常生活化的案例。小吃攤遇到疫情必須與外送平台合作,開始導入數位科技,這是「數位化」;中大型企業的採購業務早已使用電腦(已數位化),但倉儲卻靠人力,因此再進一步讓倉儲也與系統串接,這是「數位優化」;鞋履品牌原本只賣鞋,但利用廣大的會員基礎,再導入線上科技,切入年菜、月餅等電商市場,販售「美好生活」的概念,這就是「數位轉型」。

詹文男舉了另一個生動的例子:流行音樂產業。知名音樂製作人陳子鴻,從最早幫藝人出專輯、後來出現串流音樂、到替江蕙舉辦多場演唱會,以至於近期創辦音樂學院來培養下世代優秀的臺灣音樂製作人,「這也是成功的數位轉型,因為音樂人的core competence(核心競爭力)已經改變,從自己製作音樂、辦活動、到教人怎麼做音樂。」

詹文男說,不止企業須要數位轉型,學校、政府、醫生等,各行各業都有必要。「舉例來說,疫情之後的全面遠距上課,學校、老師、學生、家長,都做好準備了嗎? 實體教學和數位教學使用的工具完全不同,因此老師也要做好數位轉型。」

 

在數位轉型的過程中,難免會遇到困難,詹文男建議企業善用政府資源,例如工研院、商發院、資策會等法人及研究機構,在經濟部技術處科技專案支持下研發許多技術,可以協助企業數位轉型,「但前提是先衡量自己的痛點,先了解自己,顧問才知道怎麼幫你。」

能夠將「數位轉型」的觀念深入淺出又深植人心,詹文男歸功於多年來不斷的練習;學生時代他每年寒暑假至少帶上百場康輔活動,同時主持吉他社;另任職學校活動中心康樂委員會主席期間,在中央大學舉辦過「蘭陵劇坊」、「雲門舞集」、「省立交響樂團音樂會」、「民歌演唱會」,甚至為了爭取足夠資源,還與中原大學、中正理工學院、中央警官學校及中壢家商等桃園中壢地區學校連袂舉辦活動。每一場活動都是設計、規劃、溝通的練習;畢業後進入職場之後也是如此,在資策會必須不斷以口語和文字來傳遞產業趨勢和政策訊息,「透過一次又一次的練習,就能找到最佳溝通方式。」

在正經八百的法人單位中,詹文男的輕鬆詼諧獨樹一格,也因此扮演了稱職的數位轉型大使;雖然戲稱自己是「被產業分析耽誤的綜藝主持人」,但詹文男從年輕時擔任快樂兒童中心及救國團的康輔志工,到進入社會後在資策會這樣的服務型法人長期投入,一路參與、見證並推動了臺灣數位轉型的歷程,是當之無愧的產業志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