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步併一步 生技中心合成法匹拉韋 又純又快又好

05 / 12 . 2020
字級:

誰也沒料到,一場傳染病會為台灣人的生活掀起波瀾。這個從中國武漢開始蔓延的新冠肺炎(COVID-19),不僅讓台灣各種防疫與治療的「國家隊」動起來,包括國衛院、中研院與生技中心都卯足全力,針對可能治療新冠肺炎的藥物瑞德西韋(Remdesivir)與法匹拉韋(Favipiravir)超前部署,完成了原料藥合成,加上衛福部已經優先完成羥氯奎寧(Hydroxychloroquine)的儲備,一旦需要上場,大家都已「準備好了」。

作為抗流感二線用藥的法匹拉韋,最早是由日本富士軟片與旗下富山化學所研發出來的一種病毒RNA複製酶(RdRp)抑制劑,屬於吡嗪醯胺(Pyrazinamide)的衍生物,可以對抗多種RNA病毒。主要作用是在病毒進行合成時,給出「假的零件」,當病毒撿起假零件完成組裝並準備大量複製時,就沒辦法產生作用;RNA複製酶抑制劑就是靠這樣的方式消減病毒的複製與感染力。這個專利在去(2019)年8月已經到期,意味著原料藥廠可以進行學名藥開發製造,且相關專利在台灣布局有限,正是可以一展身手的地方。

生技中心專長於新藥的選題與研發,除了許多已開發出的候選藥物已技轉授權台灣生技廠,這次新冠肺炎也是當仁不讓,在經濟部技術處科技專案的支持下,生技中心組成15人的研發團隊,參照了所有合成專利文獻,雖然走了很多「冤枉路」,最後成功改良合成路徑,順利合成出法匹拉韋。

「沒辦法啊!全球急難時要救命就必須要靠自己可以做得出來,才能讓台灣不怕沒藥可用!」 生技中心藥物化學合成組組長彭劭政博士笑說,為了這次疫情,很多同仁自願熬夜加班,第一次成功合成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6點,那一夜無眠的疲勞都轉化為難以言喻的興奮。其中最關鍵的,就是克服了「氟化反應」的過程,避開不穩定的中間體,減少純化步驟,不僅節省時間,更能提高產率。

彭博士說,評估藥物合成路徑時,原本有考慮日本富士的作法,「問題是步驟長,太花時間」,於是由其他參考資料,把九個反應步驟縮減成六個步驟,再精簡反應與純化步驟,才達成了縮短時間與提高品質這兩個艱困的使命。

瑞德西韋已經獲得美國FDA緊急使用授權(EUA),可用於新冠肺炎的治療,主要療效指標(primary endpoint)亦獲臨床數據支持,但瑞德西韋畢竟是研發中的新藥,可能造成的人體副作用都還是未知之數。相比起來,法匹拉韋治療新冠肺炎雖然目前沒有完整的臨床數據支持,使用劑量也比瑞德西韋高,但成本相比起來不僅經濟實惠,合成難度也沒那麼高,意味著危難時可以快速生產更多的藥。目前已有許多國家包括俄羅斯、泰國、伊朗、孟加拉等都開始製備法匹拉韋,日本也主張提高法匹拉韋產量,並提供逾40個國家用於新冠肺炎治療,可見其在這波疫情的潛力。

更重要的,瑞德西韋在危急時刻可能還需要與原廠吉利德(Gilead Science)進行交涉,才能順利獲授權使用,而法匹拉韋立刻就能提槍上陣。目前生技中心已與藥廠合作,嘗試新的合成方式進行量產,希望能在這波疫情中,做好最佳後援部隊,陪伴國人一起挺過難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