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竇炎這隻鼻病暴徒,就交給可生物降解鼻支架來對付!

12 / 09 . 2019
字級:

台灣的過敏性鼻炎盛行率高達25%,每四個人就有一位是患者(如果對照身邊邊朋友的慘況,直覺會認為不止這個數字吧),發作起來的時候,真會讓人想暫時把鼻子拿下來放在旁邊,各種內外療法、支持性療法全派不上用場。鼻過敏已經夠讓人厭世,殊不知還有另個更加兇狠的鼻病暴徒「鼻竇炎」。

鼻竇的長相是一粒、一條,抑或是什麼奇形怪狀呢?都不是,它其實是中空的空腔。雖然鼻竇炎和鼻炎只差一個字,但兩者沒有太大關係,主要成因是位於眼睛和鼻子四週的鼻竇,感染細菌病菌造成發炎,在發炎的情況下產生過多分泌物,而這些分泌物又因為鼻腔腫脹被堵塞在鼻子和臉部。

除了常見的鼻涕蓄積、鼻涕濃稠、嗅覺不靈敏之外,鼻竇炎還會造成一些不容易讓人將它們與鼻病聯想在一起的症狀,像是牙疼、口臭、臉部脹痛、頭痛發燒、耳朵痛等等。而治療方式則視嚴重程度有不同選擇。如同先前描述的病因,在治療時會以「減輕發炎」、「清除分泌物」為主,除了內服藥物之外,症狀輕微的話,可使用鼻噴劑噴藥,或是以生理食鹽水灌入,將分泌物沖洗出來。

上述兩種方式,對於短期急性發作的效果較佳,若是長期反覆發作,則需要採取更「勇敢」的治療手段…沒錯,就是動手術清除病灶,直球對決。傳統的鼻竇炎手術是直接切開皮膚,將臉皮掀開後對患部實施手術,聽到要把臉切開,很多人就不想再和醫生討論下去了…更遑論手術還有造成眼球、腦部受傷的風險。

所幸醫療發展再次拯救了世界,最新的技術已經讓醫生放下手術刀,改為使用微創手術,跟噴藥沖水差不多,一根旋轉刀伸到鼻子裡就行了。然而雖然使用了微創手術,降低病患不適和風險,但美中不足的是手術完成後,還有個潛在問題:手術刀切除所留下的開放性傷口,仍有可能因為互相沾黏,導致鼻竇炎復發或其它衍生問題。

針對鼻竇炎手術的術後復發問題,在經濟部技術處科技專案支持下,藥技中心以生物可降解材料製造小型支架,在手術後置入鼻竇中將傷口隔離開來,避免因沾黏造成復發。國外雖已有類似技術,但由於結構設計不良,使用時會造成患者不適,甚至因支架斷裂而發生更大的創傷 (斷掉之後直接插進鼻肉裡,光是用想的就很痛…)。

由藥技中心所設計的版本,最大改良之處在找出能夠平均分佈受力的支架結構,同時捨棄過往連結支架的方式,希望讓患者對於放置於鼻竇內的支架趨於無感。新型支架結構是由設計師針對鼻竇腔體形狀特性,經由反覆模擬試驗所得,提高支撐力道所帶來的好處是支架不易斷裂,病患再也不用芒刺在鼻了,最令人感到吃驚的是,取得這項研究成果的時間,竟然只花了短短半年,可見大家被鼻竇炎逼得多急。

使用鼻支架還有其它的好處,由於製造材料可與藥物結合 (分子如何才能結合自然也得研究一番),再加上外層塗佈藥物,讓支架本身即可成為藥物,直接精準遞送到患部,比熊貓送餐還要精準到位。鼻支架的任務將會在 8 ~ 12週內結束,傷口復原後它會部份被身體吸收、部份隨著鼻分泌物排出體外。

從原料研究、支架結構設計、製造流程、整合所需要使用的設備,連同臨床試驗,藥技中心幾乎全程都已經規劃完畢。接下來就等醫材廠商合作,這款生物可降解鼻支架就可以到前線打擊鼻竇炎這個暴徒啦!